您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场所 > 详细内容

票务到泛娱乐 微影时代蜕变记

日期:2017-05-09  来源:成都娱乐网  作者:admin  点击:

  “我们不是一家卖票的公司,”这是微影时代CEO林宁对外发声时强调次数最多的话,“我们是一个泛娱乐公司。”林宁现在如此定义这家成立刚刚三年但已估值超百亿的企业。
  4月中旬,微影时代对外宣布投资大脑天宫,这已经是微影时代在泛娱乐产业链上第50余次出击,耗费金额超60亿元。一边在数据营销及发行端深入布局,一边又在整个泛娱乐产业广泛投资,成立3年的微影时代也被外界冠以“激进”的标签。
  自带腾讯基因,2014年5月从中独立出来的微影时代,遇上了中国电影(20.190, 0.10, 0.50%)票房高速增长的黄金年代。借助腾讯的流量入口优势,微影时代旗下的票务平台也获得了爆发式增长。彼时,影视行业并未高调提大数据概念,刚刚进入影视行业的阿里尚未立足。
  随着后来者淘票票等的入局,票务平台烧钱模式流行开来,这一所有影视公司都重视的环节,被资本裹挟,进入无休止的票补大战中,为此淘票票母公司阿里影业连续两年亏损,百度糯米也曾一度难以支撑。
  在腾讯、万达等资方的支持下,得知票补大战不能长久的林宁,已经将微影时代这艘大船,带向了泛娱乐大平台,数据营销在业内动作较大。
  与其他影视类公司全产业链布局的方式不同,林宁的微影时代通过投资来撬动泛娱乐的整体布局,而在泛娱乐的布局中,拥有互联网基因的林宁并不想重点布局某一环节,而是成为泛娱乐产业的平台,走轻资产之路。
  按照林宁的定位:“我们做的是基于社交的第二空间泛娱乐,不仅仅做电影,还有体育、各种赛事。当用户既有内容消费,又有社交消费,他们就会去第二空间。”
  投资思路:布局前期 不会并购
  一个平台型的互联网娱乐公司,在文化产业的投资布局不比传统VC、PE逊色,而当这一切发生在D轮融资之前的创业公司身上,便引人关注。
  成立3年的微影时代,先后斥资近60亿元投资了近50家泛娱乐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对于一个初创的泛娱乐公司而言,以投资行为来布局并不罕见,但作为一个自身还处于融资阶段的公司而言,微影时代的投资速度几乎可以赶上华人文化(CMC)。
  相比而言,华人文化是专注于做文化产业投资的基金,微影时代起家于传统的票务,深耕宣发以及大数据营销,在泛娱乐领域包括体育都有涉及。
  4月中旬,微影时代作为领投方,宣布完成了对大脑天宫(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战略投资。除微影外,还有米未传媒、磨铁娱乐两家公司跟投。
  领投大脑天宫,微影时代在内容领域投资的又下一城。资料显示,大脑天宫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门从事内容研究和故事开发的公司。其最大的特点是,不仅止步于影视项目的第一环,而是全面参与创意、孵化、剧本、衍生等各个环节。
  据公开资料显示,微影时代事实上已通过资本连接了上下游产业链的诸多资源,横向触觉延伸至影视、演出、体育等行业,纵向深度到达上述行业的IP孵化、发行营销、场景和新媒体等各个环节,几乎是全产业链布局。
  票务起家的微影时代在影视产业有着先天的优势,凭借着和院线的密切联系迅速切入到影视行业宣发环节,而由于票务平台背靠腾讯的流量入口优势,顺势将业务扩展到了演出和体育票务,以及两个行业的宣发,并在上述两个行业的上下游产业进行投资。
  从影视行业来看,微影时代的布局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在内容制作领域,参与了驼子了留白、大神圈、大闹天宫、暖流、原力等优质公司;发行营销层面投资了一下科技、消费场景上投资了中环影城、比高影城、华强文化,并成立了基于移动互联网娱乐理念的娱跃影业。
  在演出及体育行业,不管是内容制作还是发行营销及消费场景,微影先后投资了开心麻花、白色系,冠军溜冰场、莱德马业等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全方位布局。
  从数量来看,微影时代成立三年投资布局的速度基本赶上了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相比之下,华人文化已经找到了内容投资的变现渠道,通过互联网电视将投资整合变现。而微影时代显然还处于道路探索的阶段。
  谈及投资布局的思路,微影时代副总裁向明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大部分是财务投资,一部分是战略投资和战略合资,比如并购格瓦拉,还有新领投的做内容研究和开发的大脑天宫等。”
  “我们投资的大部分都是属于项目前期,天使轮或者A轮,微影比较看好的头部公司;我们有自己专精的业务,觉得专业的事情专业人士,大家合作共赢更好,投资的公司会跟微影的资源协同配合,但不会并购。”向明补充道。
  “娱乐产业拥有一条极其多样化的产业链,而以微影时代为代表的泛娱乐产业公司的战略理念是产业链的整合。通过投资来换取发言权,从而布局、联结整个产业,最终的目的是产生极强的协同效应。从娱乐内容的制作、营销、发行、票务、衍生品开发等各个环节进行整体的统筹协作,从而使盈利模式变得多元化和系统化。”对于微影时代的布局思路,灼识咨询投资总监董筱磊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阿里的压力
  增速放缓,电影质量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内地电影市场难掩颓势。艺恩电影智库数据显示,剔除服务费后,第一季度的总票房为135.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9亿元,5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在市场低迷的背后,各家重新回归理性与谨慎:回归商业本质才是正途。不管是猫眼还是微影时代,都宣称票务业务已经各自宣称实现盈利。王长田在今年4月投资者交流会上称猫眼一季度月平均净利润超4000万元,林宁也表示微影时代票务实现了盈利。
  从体量来看,基于阿里和腾讯流量入口的微影时代和淘票票成为两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不管是估值还是产业链布局,都极为相似。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从各主流票务平台的融资股东名单上,我们除却看到的是BAT、万达、博纳影业等公司,事实上也看到了整个电影全产业链资源的汇集,融资上会更看重资源的可利用价值。
  而一年前完成A轮融资的淘票票,整体估值达到137亿元,而微影时代在C+轮融资后估值才趋近淘票票。
Copyright 2005-2016 成都娱乐网 版权所有